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历史文化 >>历史文化 
艺文荟萃
  来源: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年06月12日】
诗 词
 
唐 代
 
单于川对雨二首
苏味道
其一
崇朝遘行雨,薄晚屯密云。
缘阶起素沫,竞水聚圆文。
河柳低未举,山花落已芬。
清尊久不荐,淹留遂待君。
其二
飞雨欲迎旬,浮云已送春。
还从濯枝后,来应洗兵辰。
气合龙祠外,声过鲸海滨。
伐邢知有属,已见静边尘。
 
①苏味道(648—705)唐文学家。赵州栾城人。乾封进士,圣历初官居相位,后因亲附张易之兄弟,中宗时贬为眉州刺史。少时与李峤以文辞齐名,号“苏李”。所作诗今仅存十余首。
 
正月十五夜
苏味道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游伎皆侬李,行歌尽落梅。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鹦鹉猫儿篇
阎朝隐
鹦鹉,慧鸟也。猫,不仁兽也。飞翔其背焉,啮啄其颐焉。攀之缘之,蹈之履之,弄之藉之,跄跄然此为自得。彼亦以为自得。畏者无所起其畏,忍者无所行其忍。抑血属旧故之不若。臣叼践太子舍人,朝暮侍从,预见其事。圣上方以礼乐文章为功业,朝野欢娱。强梁充斥之辈,愿为臣妾,稽颡阙下者日万计。寻而天下一统,实以为惠可以伏不惠,仁可以伏不仁,亦太平非常之明证。事恐久远,风雅所缺,再拜稽首为之篇。
霹雳引,
丰隆鸣,
猛兽噫气蛇吼声。
鹦鹉鸟,
同资造化兮殊粹精.
鹔鹴毛,
翡翠翼,
鹓雏延颈。
鹍鸡弄色,
鹦鹉鸟,
同禀阴阳兮异埏埴。
彼何为兮,
隐隐振振;
此何为兮,
绿衣翠襟。
彼何为兮,
窘窘蠢蠢,
此何为兮,
好貌好音。
彷彷兮徉徉,
似妖姬口步兮动罗裳;
趋趋兮跄跄,
若处子回眸兮登玉堂.
爰有兽也,
安其忍,
觜其胁,
距其胸,
与之放旷浪浪兮。
从从容容;
钩爪锯牙也。
宵行昼伏无以当,
遇之兮忘味。
抟击腾掷也,
朝飞暮噪无以拒,
逢之兮屏气。
由是言之,
贪残薄则智慧作,
贪残临之兮不复攫。
由是言之,
智慧周则贪残囚,
智慧犯之兮不复忧。
菲形陋质虽贱微,
皇王顾遇长光辉。
离宫别馆临朝市,
妙舞繁弦杂宫徵。
嘉喜堂前景福内,
合欢殿上明光里。
云母屏风文彩合,
流苏斗帐香烟起,
承恩宴盼接宴喜。
高视七头金骆驼,
平怀五尺铜狮子。
国有君兮国有臣,
君为主兮臣为宾。
朝有贤兮朝有德,
贤为君兮德为饰,
千年万岁兮心转忆。
 
①阎朝隐,字友倩。赵州栾城人。连中进士孝弟廉让科。性滑稽,属辞奇诡,为武则天所赏识,累迁给事中,预修《三教珠英》。圣历中,转麟台少监。因亲附张易之被流放岭外。景龙时,还为著作郎。先天中,除秘书少监。后贬通州别驾,存诗十三首。
 
明 月 歌
阎朝隐
梅花雪白柳叶黄,
云雾四起月苍苍,
箭水泠泠刻漏长。
挥玉指,
拂罗裳,
为君一奏楚明光。
 
采 莲 女
阎朝隐
采莲女,
采莲舟,
春日春江碧水流.
莲衣承玉钏,
莲刺罥银钩。
薄暮敛容歌一曲,
氛氲香气满汀州.
 
宋、金代
 
栾 城
(宋) 范成大
区极草草,伴使怒顿餐不精,欲榜区令,跪告移时方免。
颓垣破屋古城边,客传萧寒爨不烟。
明府牙绯危受杖,栾城风物一凄然。
 
①范成大(1126—1193),南宋诗人。字致能,号石湖居士,吴郡(今江苏苏州市)人。绍兴进士,历任处州知府、知静江府兼广南西道安抚使、四川制置使、参知政事等职。曾使金,坚强不屈,几被杀。晚年退居故乡石湖。其诗体裁广泛。使金途中所作绝句一卷,写渡淮后的见闻,表现其渴望恢复国家统一的心情。本诗是范成大出使金国路过栾城时所作。
 
赠中山杨正卿
(金) 李 遹①
世道雕丧愁天公,阴霾惨惨尘濛濛。
三冬不雪春未雨,野桃无恙城西红。
春光为谁作骀荡,造物似我衰龙钟。
山中公子文章雄,雅随童稚学雕虫。
祢衡不遇孔文举,坡老懒事陈元龙。
唯之与阿将无同,乾坤万里双飞蓬,
飘飘南北东西风。
 
①李遹.字平甫,栾城人。明昌二年进士。高才博学,无所不通。工画山水,得前辈不传之妙,闲居阳翟十余年,自号寄庵先生,平生诗文甚多。
 
江 村
李遹
陆地无根客,江村有发僧。
两盂残喘粥,一寸苦吟灯。
 
七 绝
(金) 李纯甫①
寄庵丈人眼如月,墨妙诗工兼画绝。
儒术吏事更精研,只向当涂如许拙。
 
①李纯甫,襄阴人,字之纯,得中承安经义进士,喜谈兵法,有治理天下的大志。正大末年,因事株连出任坊州,尚未赴任,改任京兆府判官,卒于汴京。
 
宿来同堡
(金) 赵 鼎①
渭北洮南边郤春,穷愁风雪更愁人。
来同驿里题诗处,破壁青灯一病身。
 
①赵鼎,字德新,栾城人。金大定十六年进士,喜作诗,颇知道学,大为李屏山所称赞,仕至西京路转运使。
 
元 代
 
七 星 岩
李 冶①
岩公旧隐名七星,幽阗寥廓真仙庭。
峨峨云盖结双顶,天风不动闻流铃。
字青石赤尚奇伟,撝呵守获烦山灵。
不是人间玉局所,今贮天上琅函经。
我疑山泽自通气,又疑蛰户藏雷霆。
曾闻洞府仙所话,岁与下土收蝗螟。
旱时祷雨叩辄应,古井犹带蛟龙腥。
土壤飘飘概可想,地籁瑟瑟犹堪听。
世间楼观岂不有,穷极技艺纷红青。
何如石空坚且好,万古仙迹留芳馨。
我来到此洗俗虑,仰视玉宇摩青萍。
卢敖②尚许随学道,骖鸾驾凤游苍冥
 
①李冶,元代数学家,亦作李治,字仁卿,号敬斋,栾城人。著有《测圆海镜》十二卷、《益古演段》三卷,对于我国古代代数方法天元术有重要贡献,还著有《敬斋文集》、《泛说》、《壁书丛削》等书。
②卢敖:秦时燕人,秦始皇召为博士,使求神仙,敖亡而不返。后泛指隐者。
 
潇湘夜雨
李冶
远寺孤舟堕渺茫,雨声一夜满潇湘。
黄陵渡口风波暗,多少征人说故乡。
 
迈 陂 塘
和元遗山雁丘
李 冶
雁双双,
正分汾水,
回头生死殊路。
天长地久相思债,
何似眼前俱去?
摧劲羽,
倘万一,
幽冥却有重逢处。
诗翁感遇,
把江北江南。
风嘹月唳,
并付一丘土。
仍为汝,
小草幽兰丽句,
声声宇字酸楚。
拍江秋影今何在,
宰木欲迷堤树。
霜魂苦;
算犹胜,
王嫱青冢真娘墓。
凭谁说与?
对鸟道长空,
龙艘古渡,
马耳泪如雨.
 
李冶
大名有男女以私情不遂赴水者,后三日,二尸相携出水滨。是岁,陂荷俱并蒂。
为多情,
和天也老,
不应情遽如许。
请君试听双蕖怨,
方见此情真处。
谁点注,
香潋滟,
银塘对抹胭脂露。
藕丝几缕,
绊玉骨春心,
金沙晓泪,
漠漠瑞红吐。
连理树,
一样骊山怀古。
古今朝暮云雨,
六郎夫妇三生梦,
幽恨从来艰阻。
须念取,
共鸳鸯,
翡翠照影长相聚。
秋风不住,
怅寂寞芳魂,
轻烟北渚,
凉月又南浦。
 
鹧鸪天
李冶
中秋,同遗山饮倪文中家莲花白,醉中赋此
太乙沧波下酒星,露醽秘诀出仙扃。
情知天上莲花白,压尽人间竹叶青。
迷晚色,散秋馨。兵厨晓溜玉泠泠。
楚江云锦三千顷,笑杀灵均语独醒。
 
杨白花
李冶
帝家迷楼春昼长,紫笙吹破百花香,
葡萄凝碧琥珀光。燕语莺啼空断肠,
枕帷红泪洒潇湘,玉镜台前添午妆。
茜裙缓带双鸳鸯,蝴蝶趁雪上钗梁,
千里万里雪茫茫。
 
①杨白花,乐府杂曲歌辞名。
 
墨海棠
李冶
汉宫愁绝冷胭脂,一醮刘郎两鬓丝。
甲帐夜寒银烛短,六铢云帔独宋时。
 
郏城秋夜怀李仁卿
李献能①
日入群动息,瞑色阴濛濛。
故人隔颍水,袅袅生秋风。
秋风蜷纤云,碧汉磨青铜。
坐久襟袖凉,皓月升天东。
伊人如此月,霁色罗心胸。
可望不可亲,倏已驾飞鸿。
念此太虚间,心交神自通。
而况千里月,相望宁不同。
孤光透薄帷,俨如接音容。
翻翻绕枝鹊,唧唧侵阶蛩。
上床转不寐,高楼待晨钟。
相思夜何永,月落秋床空。
《禹区志》
 
①李献能,河中人,字钦叔,学习刻苦,博览群书,尤为擅长四、六句。贞祐年间,特赐词赋进士,参加廷试,名列第一,弘词为优等,哀宗时,任河中帅府经历官,元兵攻破河中,跑到陕州行省,代理左有司郎中,遭逢兵变,遇害身亡。
 
过 栾 城
陈 孚①
揽辔栾城望赵州,清霜点入鬓边秋。
何如东寺老师宿,不出山门到白头。
 
①陈孚,字刚中,浙江临海人。元代诗人,至元中以平民身份写了《大一统赋》被任上蔡书院山长,官至翰林待制,台州路总管。有《观光》、《交州》、《玉堂》等稿。
 
送苏公①赴岭北行省郎中
王士熙②
居甫关头乱山积,李陵台西乱沙碛。
画省郎官貂帽裘,飞雪皑皑马鞯湿。
马蹄雪深迟迟行,冷月凄云塞垣明。
铁甲无光烽不惊,万营角声如水清。
明年四月新草生,征人卖剑陇头耕。
思君遥遥隔高城,南风城楼来雁鸣。
 
①苏公,即苏天爵。
② 王士熙,东平人,字继学,最高官任御史中
丞,擅长山水画,著有《王鲁公诗抄》
 
明 代
 
台 头 寺
周复元①
雨色浮沉天外,松阴缭绕桥中。
石径千年系马,蒲团永日谭空。
 
①周复元,明万历栾城知区
 
夏日马冀苏博士台头寺避暑
周复元
暄烦无计此登临,把酒相招一赏心。
古刹天高藏东壑,疏钟日晚动禅林。
太行雨过岚烟紫,滹水秋深海气沉。
不是凭高能作赋,平生兴在白云岑。
 
再登柴武台
周复元
牢落天涯浊酒杯,暮云秋色再登台。
黄风满地山岚起,白日当空塔影来。
千载绮罗啼鸟尽,当年戎马遍城哀。
雄图盛垒今谁在,明月霜天照草莱。
 
登城东寺
周复元
风尘露冕坐逢迎,一上虚台爽气生。
残碣半含唐晋字,青山犹系古今情。
石床日暮松云冷,宝刹天高莲漏鸣。
愿掬龙泉说法水,尘襟一洗俗怀清。
 
台头寺同牛封君邑三博士宴集
周复元
郁郁招提碧树遮,纷纷车马踏平沙。
百年谁识山中叟,八月虚传海上槎。
野寺云烟生薄暮,深秋风雨护寒葩。
三班况是词林彦,不惜淹留待月华。
 
同博士游城东寺
周复元
驱马城东寺,虹桥树色分。
星河来爽气,殿阁度微云。
薝葡名香爇,莲花昼漏闻。
边禅应有待,未忍便离群。
 
东寺留别闵山人
周复元
聊别伤怀抱,琳宫空复情。
兰桃下五月,霜雪去孤城。
湖海交游重,风尘聚散轻。
谈玄人不少,谁识子云名。
 
初秋三博士二文学东寺宴集
周复元
纷纷禾黍拂平沙,野景留连客思遐。
风度恒岩情踯躅,雁来燕塞影歌斜。
三鱣文彩当时彦,二子风流亦国华。
惭愧劳劳行役者,几回清梦绕天涯。
 
东寺宴集时有善舞者即席赋赠
周复元
牢落畿南感岁华,相逢杯酒系天涯。
山藏野寺秋容争,坐有歌儿客兴赊。
多情不数白司马,潦倒霜前堕瞑笳。
 
夏日应国佐招饮台头寺
周复元
青樽何处不追欢,萧寺频来醉里看。
坐久片云悬碣石,吟余清兴绕沧澜。
松杉日落虹桥冷,楼阁天高蜃气寒。
最是平台好登眺,相从陶谢乐盘桓。
 
秋日再登柴武台
周复元
宦情常似此,乘兴且登台。
洞穴怜秋老,钟声赴瞑哀。
逢人羞问俸,处世讳言才。
戎马它乡泪,心神已尽摧。
 
荣禄公墓
周复元
近日苦炎热,避喧台头寺。
何处抗高坟,石麟蓊茅茨。
感彼坟下人,长夜漫漫去。
金紫竟荒唐,丹书凭谁识。
红颜逐放波,白发生何易。
隙马亦暂时,瞬息惊得意。
何以旷清欢,终日如焰炽。
绿酒好怀开,题诗寻胜地。
金甍与朱构,反掌惊寒食。
 
题栾冢秋风
张 举①
马渡栾台下,凉飙到玉鬃。
尘飞鸟羽横,林吼谷声空。
晋室奇功满,封邑余韵隆。
先生千古事,都付与秋风。
 
①张举,字孟贤,栾城柳林屯人,刻志治经,讲求三代之学。成化丁未(1487年)擢进士,授户部主事,监京城明智坊草场。课绩考上,上迁岳州知府,然天资挺直,数与监司及使者争,词旨凌厉,上官不能平,屡诎辱之,不胜愤,投笔而卒。
 
游台头寺
冯相①
山老松林古,虚檐贮晓烟。
鸟飞拖雾上,僧去带云还。
岚绕亭中秀,苔分槛外鲜。
高台聊伫足,疑近五云天。
 
①冯相,栾城区浔阳人,明弘治进士,授莱州府推官,擢户部主事员外郎,升河南佥事,御流寇有功,赐“平寇忠勤”额,旌其门,平生凝重,未尝见喜愠之色。著《延生至宝》十卷行世。
 
台头寺宴集
孙士仪
青壁垂阿古,空亭隐莽苍。
奔驰云矗矗,回合水洋洋。
松柏沙垣秀,芙蕖月槛芳。
诸山横北斗,得醉即吾乡。
 
①孙士仪,字伯轩,进士,观政刑部。
 
拜太守张公祠
陈九德
祠堂香袅柏阴清,拜仰仪容忆旧名。
岳府剖鱼风尚凛,京场吊马草还青。
家从往昔甘贫窭,民到于今爱太平。
回视悬金鸣玉者,几人冰檗似先生。
 
①陈九德,栾城人,嘉靖进士,授行人,擢御史。条陈世事,言谐党切,上嘉纳,称为真御史,后以不合时宜告归。
 
拜金宪冯公祠
陈九德
曾赋长杨玉佩仙,关城归卧不知年。
灵光精爽瞻祠下,政事文章范世间。
泽染蒿云苍叆叆,风行洨水碧涓涓。
遗馨千古犹如昨,血食还应受口口。
 
东寺宴集
李冲汉
高卧三家市,为农百亩间。
春烟生绿蒲,秋色入寒山。
落日孤林静,高台去鸟闲。
杖口人事绝,樽酒乐余年。
 
①李冲汉,栾城榆林道人,明嘉靖癸卯年间知区。
 
栾台晚眺
李冲奎①
崇轩启草麓,飞阁临池塘。
伐木为溪槛,横舟代野梁。
月帘高卷雾,同榭落鸣篁。
晚照看穷谷,岚光颢气长。
 
①李冲奎,明嘉靖乙丑年任礼科给事中。
 
聚饮旷然亭
李冲奎
梧凋之次日,小集旷然亭。
野阔舒凡眼,丘高绝野坰。
流杯倾树绿,移席见山青.
大放伦间兴,乾坤亦水萍.
 
和 前 韵
杨起元①
喜过立秋日,喜上秋风亭.
纤草合空谷,奇云生远坰。
酒光凝照碧,野色入襟青。
辽海皆知己,相逢水上萍。
 
①杨起元,栾城人,字安斋。嘉靖进士。官至陕西按察司副使.
 
登台头寺
杨起元
乳燕嬉晴宇,新芜生古滨。
禅居自少事,野望绝红尘。
酒熟三家市,花开十里春。
临台凝望处,便是葛天人。
 
栾台野望
杨起元
照日沙原白,迎风古木声。
村春林外急,秋草路边生。
羸马临溪嘶,寒蝇抱叶鸣。
登台频眺望,野趣畅吾情。
 
械沼泛舟观荷
李冲斗①
若耶溪不见,若耶花在沼。
绕城十里香,中坐濂溪者。
爱渠胡为尔,一清意味好。
相邀君子朋,船头共倾倒。
 
①李冲斗,明嘉靖辛酉举人.
 
栾武子墓
赵文奎①
野阔常山国,秋风栾子台。
邑名留往躅,祠宇到今开。
暑退百蝉歇,凉新一雁来。
感时多眺望,翘首重徘徊。
 
①赵文奎,安邑举人(今河北安新区西),明嘉靖年问栾城知区.为人处世严峻刚果,多才好古。后升为知州.
 
谒栾武子庙
耿继武①
高冢潇潇晋大夫,城堤祠下半平芜。
登临但觉秋风壮,遥忆当年起霸图。
其 二
图霸当年事若何,空余高冢在城阿。
登台纵目频回首,唯有清风扑面过。
 
①耿继武,字松轩,山东忻水人,明万历年间栾城知区,《栾城区志》创修人.
 
题莲沼环城
耿继武
冶水环城夕照斜,临流锦鲤泛舟霞:
风来文涣荷翻绿,不让河阳沟悬花。
 
游台头寺
王诗
层台何代起,古寺至今存:
翠柏高凌汉,苍芜乱点痕:
口僧行处乐,口磐坐中繁:
瑞口封禅榻,犹传父老言.
 
重过栾邑 留题生祠并引
刘三元①
甲申之岁,阳月既重,予以陈情终制过栾,寓祠中,乡之民闻风而叩泣者,男妇老稚不啻以数千计,而绅衿闾椽,以暨父老等聚提壶拿盒,以棋予日用者.复络绎不绝,予痛于心,因题句二首于壁,一以志栾风之厚,一窃悯栾百姓之穷也.
其 二
栾封卤隘俭而穷,何事天农屡不丰。
衣食固云甘淡泊,室家将见尽虚空。
当年自揣无殊政.后美 期音惠风。
孔迩虽歌心窃愧,岘山谁踵晋羊公。
 
①刘三元,字聚奎.山西平遥举人,崇祯年间曾任栾城知区。
 
清 代
 
过 栾 城
魏裔介
弹丸黑子鹿泉东,怀惠黎民道可通。
要使佩韦化民俗,须将驯雉学前公。
眉山气节声施远,风阁文章揣摩工。
武子流芳今未艾,千年苹藻祀学宫。
 
①魏裔介,字石生,号贞庵,又号昆林.河北柏乡人.清代诗人,顺治进士.官至吏部尚书、保和殿大学士、大子太保.平生治程朱理学,有《约言录》、 《内外篇》、《四书精义汇解》等著作.
 
登栾武子庙
魏裔介
栾公奕世善将兵,武子名高晋正卿。
绕角全师非浪战,鄢陵射月首颜行。
巍巍庙貌榱题古,岁岁牲牢禋祀荣。
咫尺堞垣封邑在,斜阳日暮动泪情。
 
过 栾 城
周体观①
久客忘留滞,长歌发兴赊。
春风来海燕,虚馆放山花。
马渡垂杨缓,巾随落日斜。
孤城复何处,向暮一吹笳。
 
①周体观,遵化人,字伯衡。顺治进士。官至参议道,擅长作诗。有《晴鹤棠集》。
 
题栾邑侯刘公生祠
孙昌龄①
居平粮与鹤分清,去棠垂垂不可行。
博得生时馨一豆,三毛飒动已神明。
 
①孙昌龄,宁晋人,字念劬,明天启年间进士。官至吏部主事,顺治初年,任职考功郎中,后官至左副都御史,死后谥号恭宪。
 
栾武子墓
姜图南①
弹丸采邑表遗宫,三晋雄图百代中。
城以姓傅知旧德,人从庙食想流风。
恒山北去关河险,滹水南来战伐空。
父老年年传述远.,岁时还自走村翁。
 
①姜图南,仁和(今浙江杭州市)进士,清顺治初栾城教谕,风格标举,博雅多才,选翰林,改御史,累官陈睢道。
 
游台头寺
郝浴
晨思干重万马鸣,偶阑征辔逐经声。
采封犹想栾书功,化域空悬柴武名。
松沉绿影尘情远,桥过红莲香水生。
无那频年腾米价,苍生延首问销兵。
 
①郝浴,定州人,字水涤,号雪海,后改号复阳。 顺治年间进士。官升御史,曾巡按四川,上书奏劾吴三桂,吴也奏劾郝浴欺君轻上,被流放奉天,后复 },死于广西巡抚任上。
 
题莲沼环城
赵 炳①
常说莲花似六郎,六郎环绕石城芳。
洗清俗态千人监,飘拂红妆十里香。
日映汉空金鲤跃,雨滋溪畔绿杨长。
闲游赏玩知多少,胜入蓬莱片刻场。
 
①赵炳,广元举人(今四川广元区)。清康熙年间栾城知区。在栾期间,修谯楼,筑河堤,编修《栾城区志》。
 
题百柳园
贺应旌
百柳园头起暮烟,高人韵致自翩翩。
春风入座诗千首,夜月当空酒几船。
云影渐随花坞散,尘氛不到石床前。
先生更有壶中诀。何处千金可浪传。
 
①贺应旌,字萍史,河北肥乡人,曾任江南镇江府丹阳区知区,后弃官隐居,键户读书,博览经史。康熙二十二年应栾城知区王之邀,撰修《栾城区志》
 
谒栾武子庙
王 王巩①
栾武堤封几变迁,独于俎豆尚依然。
人工谋国劳谦著,事为输忠史册传。
采地千年留姓氏,频繁奕祀起歌弦。
我来抚字惭师古,仰止青风月满天。
 
①王 王巩,宇蒿伊,桐城(今福建泉州市)廪贡,清康熙年间栾城知区。后升任绍兴府通判,历官彰德府知府。
 
游台头寺二首
王 王巩
其一
精兰鹅憩惬幽思,古殿云深梵呗迟。
三径花香飘佛座,诸天萝月隐松枝。
鸟鸣深院僧初定,茗战新泉日渐移。
徙倚自清尘俗累,扫苔还读旧时碑。
其二
高台极目费攀跻,芳草连空望欲迷。
几处莺啼村树里,一行柳浪夕阳西。
平芜雨过浮烟绿,近郭人归暮色低。
乘兴终然惭傲吏,马蹄今始到山溪。
 
讲院落成示邑庠诸子
王 王巩
百年轮奂丕基新,任重从来贵凤麟。
稍喜编摩才有地,更欣游息静无尘。
流风谁扫鹅湖席,堂构应期鹿洞邻。
为愧匆匆分手去,青云端望此中人。
 
雨后游台头寺
王 昙①
高台新雨过,佳气霭氤氲。
树色围青甸,山容敛白云。
径花游女饁,畦菜老僧耘。
食坐怡情久,城头挂夕埙。
 
①王昙,秀水人,又名良士,字仲瞿,乾隆年间举人,精于绘画,喜好旅游,精通兵法,擅长射箭。诗文奇特怪诞,窦光鼐评论他的《西楚霸王庙碑》说,二千多年来没有这样大手笔。著有《烟霞万古楼集》。
 
读百柳园先生传
王昙
沧海滔滔感末流,昔传此地有披裘。
人因避世高三聘,迹似寞鸿傲五侯。
桂径不贻猿鸟诮,云关常锁石泉幽。
园中柳色年年绿。一任清风拂未休。
 
游台头寺
王孙茂
地僻成幽胜,招口不厌过。
台空山入寺,僧仆屋垂萝。
陇麦迎人绿,松风拂面和。
悠然来坐久,贪听野农歌。
 
顾之麟①
董氏西园竹数竿,种之栾署书舍,赋一律
韦曲移来竹数竿,便须日日问平安。
就花疏处参差立,趁雨晴时洗刷看。
园丁赖尔频浇灌,为凿清池一斛宽。
①顾之麟,仁和(今浙扛杭州市)进士,乾隆中任栾城知区。
 
栾城怀古
梁肯堂①
其 一
兴亡一瞬叹沧桑,泜水茫茫感信阳;
剩有钓盘青照眼,东流呜咽绕城郎。
其 二
古柏阴森废寺门,寒烟蔓草断人魂;
棘蒲事业空台在,虚说柴侯南北村。
其 三
城西古隧泣秋风,千古英魂入梦中;
不是白狐成幻景,重泉犹闷漆灯红。
其 四
十丈丰碑太息生,开元诗格数轮城.
词人漫笑银花合,删却模棱不减名
 
①梁肯堂,钱塘举人,清乾隆初任栾城知区,后调宝坻区任知区。累官直隶总督。
 
常山怀古
邓湘霖
将军杀贼时,胆觉浑身有;
太守骂贼时,不知舌在口。
胆一放,奸魄丧;
舌寸断,贼衣烂。
呜呼!
将军智勇敌万夫,汉贼乃操非东吴。
太守忠烈不独生,平原对贼称吾兄。
君不见常山已非汉唐有,此胆与舌真不朽
 
①邓湘霖,字樵香,原名祥麟。栾城西街人,天资英敏,学问充实。清嘉庆年间由誊录身份书任广西横州知州。后任象州知州。所著诗词数种,皆刊行于世。
 
七 律
邓湘霖
粤西得栾城大令朱玉寒讣
朱侯词赋谈天才,吾邑循良老更哀。
闻道曾无身后积,可知能悟死前来。
五年文酒劳相接,万里音书转自猜。
料得当时群竹马,声声笑海出栾台。
 
感 怀
朱承澧①
其 一
送迎碌碌力全疲,失足渔矶悔已迟。
采菊未抛三径梦,食瓜已及六年期。
略无好景从容过,剩有荒年黾勉支。
转受灾黎相慰藉,此情真足挽浇漓。
其 二
浪许慈祥论未公,下才何足感颛蒙。
保无谏味微词里,那得欢声俭岁中?
一路流民身似叶,满槽饥马骨如铜。
长宵太息凭谁问,顽铁灯檠彻晓红。
其 三
经年气候换阴晴,犊废耕耘犬夜惊。
何物微官能造福,此邦耆老太多情。
每因志小心长敛,只为才庸过亦轻。
我本朴诚无粉饰,漫劳刻画赠虚名。
其 四
脱粟常偕鼓一筒,寒衣典尽破囊空。
灾黎采食餐难给,驿吏征求方早穷。
考语从教书下下,铃声久已促东东。
拈毫自订将成稿,还我传家学究风。
 
①朱承澧,字玉寒,歙区(今安徽歙区)监生,清嘉庆年间栾城知区。清正廉洁,爱民如子。
 
春兴八首
桂超万
其 一
一官劳似为人佣,斗大孤城截要冲。
贡有七千中赋地,壤无五十附庸封。
雄风夜卷田驱豹,灵雨春祈庙祀龙。
忽听隔林鸣莺趣,碧桃花下劝村农。
其 二
春城晓色万家烟,古井淘沙出石泉。
稚树雨滋儿得乳,颓衙风荡客蹲船。
回思白屋孤云锁,几亩青毡冷月圆。
宦路漫夸烦剧地,冰清犹是十年前。
其 三
轻车巡野盼朝晖,春到烟村锦绣围。
高柳露条禁鸟软,远山晴翠逐驺飞。
九冲平砥千夫助,两道深沟众水归。
可惜长堤花种少,难同潘区斗芳菲。
其 四
回首江南听鼓阑,德林春意到孤寒。
每夸铁案穷冤雪,相对冰心礼数宽。
去岁重逢浑似梦,善人在患至忘餐。
扪怀何以酬知己,治理民情洞达难。
其 五
远通滇粤近荆梁,掌讶前驱驿道长。
鸟立树头呼客语,花开路口笑官忙。
庭琴昼伫凉于水,野柝宵巡肃似霜。
防盗应须锄盗本,耕桑足后四维张。
其 六
鲜虞古国昔人争,二百年来息甲兵。
北极五云连大漠,西山万笏拱神京。
春当竭泽为霖急,地近长安捧日城。
试问滹沱泥淖水,可能鉴我素心清。
其 七
南人多诈北人嗤,谁料譸张更过之。
春树楼台吹海蜃,穷乡赤子夺林鸱。
何曾天网吞舟漏,一爇灵犀怪物知。
旧染未湔惭俗吏,弭奸岂尽任鞭笞。
其 八
有脚阳春愧宋公,范家忧乐与人同。
杏林乞药先医俗,竹笥多文不送穷。
傲骨任嘲强项令,坦怀只学信天翁。
政余子侄还亲课,清白相期嗣祖风。
 
①桂超万,字丹盟,贵池区(今安徽贵池区)人,清道光十六年补栾城知区,十七年回任,除匪患,治洨河、设义学、续修《栾城区志》。后升永定河同知、扬州府知府,累官至福建按察使司按察使,政绩载入(清史·循吏)传中。
 
栾城官舍纪事
桂超万
其 一
忆昔初奉檄,离家廿里余。
群樵指我言,好官福何区。
少壮苦贫贱,在乡功德无。
无端预推许,斯誉诚不虞。
涓涓半溪泉,就下流通渠。
桔槔激之转,滋润到高畲。
当官不济物,宝山空回车。
永怀父老言,深恐期望孤。
其 二
下车告群神,焚疏明己意。
撰句悬公庭,卖法脑涂地。
洁己敢沽名,巧诈防胥吏。
薄俗轻彝伦,蝇头角微利。
布教愧无力,得情敢自熹。
素丝化为缁,染就由渐积。
生铁铸成杵,磨针良不易。
其 三
关城壤褊小,通衢冠盖交。
大吏旁午至,外藩九译朝。
卑官非所羞,敢辞迎候劳。
事上分所当,奈尔傔从骄。
供亿非云薄,种兹土地硗。
饔人告断炊,行人责馈牢。
酒池而肉林,余者遗坑壕。
出车古成法,征求下四郊。
明知民力艰,不能宽其徭。
征尽雇邻车,居奇索价高。
煎金既无术,挂冠焉能逃?
前途飞骑来,又报临星轺。
其 四
冲要车徒来,宵小易溷迹。
五里二野庐,遣役往潜缉。
健仆住两头,信签当符檄。
雪月出云梢,孤城万家寂。
策马我亲巡,寒柝碎空碧。
铁面冰凝须,粟肌风伺隙。
执辔手全僵,狐裘犹颤栗。
况尔行路人,鹑衣侦永夕。
其 五
栾伯遗甘棠,孰如召伯多。
前庭古槐树,好鸟鸣天和。
岁岁成绿阴,日午影婆娑。
我来受此庇,种者知谁何?
春风暖庭阶,柔条攀猗傩。
栽插补空缺,我手亲摩挲。
鹊枝讵久借,原为鸠营窠。
因语蔀屋人,遍种珊瑚柯。
其 六
龙岗望西山,似我九华秀。
玉笋插青云,槎丫角星宿。
其中起伏多,龙蛇挟之走。
缥缈烟云空,玲珑洞天透。
要知露颖奇,只在蟠根厚。
多士饱看山,文章悟结构。
其 七
白日天无光,南风吹飞蝗。
率众摇旌旗,驱之回风翔。
翔者间遗坠,俄顷青畴黄。
火攻不能尽,网密不能张。
巧女从天来,啄肤刳其肠。
岂予德政召,仁慈谢上苍。
冬雪幸盈尺,余孽冻且僵。
只恐人蝗多,蚕食纷披猖。
其 八
飞炮阵云裂,刀光白于雪。
壮夫六十人,当作劲兵阅。
保甲麟编排,奸宄岂云绝。
捕遍毒鸮巢,搜穷狡兔穴。
若非身手强,保无锋刃折。
书生剑术疏,振旅愧驽拙。
争如郑巨君,练成浑身铁。
其 九
放眼揽形胜,朝登栾武台。
左右寻双河,源泉安在哉?
故道犁为田,见利忘其灾。
岁旱泽如熯,岁潦涛如雷。
我为补置计,阴雨防未来。
陇头废井修,路旁深沟开。
冶决恐为害,洨塞终须排。
何当疏血脉,不使河身埋。
其 十
莠草害及苗,莠言害及政。
去莠除其根,民兴务经正。
往时邪说行,徒党一何盛?
飞蛾扑灯光,残灰堕万命。
邑风岂尽纯,颇乏奇袤径。
要使主先入,客来不能胜。
士者民之表,为我宣禁令。
人生元气充,庶无寒暑病。
 
祈 雨
桂超万
神祠伐鼓乞神恩,神罔闻知声暗吞。
我纵化鸠能唤雨,弱翰飞不到天阍。
连霄云影织沉沉,总被南风散积阴。
倘是困龙无涸水,我倾血泪尔为霖。
旱到心苗势欲焚,宰官应罚咎难分。
将身欲作西山石,不吐闲云吐雨云。
《养浩斋诗草》
 
洨河工竣纪事诗
桂超万
下车问民情,邑西鹄面黑。
父老告我由:洨河为害烈,
塞来二百年,境内八万尺,
河槽半垦种,那复辨故辙?
洪波一岁冲,十丰补不得。
未信何敢劳,郁郁中肠热,
捐工寻旧章,忽见古碑碣。
劝民勿惮勤,誓扫天吴绝。
井毋临渴修.桑乘未雨彻。
春秋书大役,时使在冬节。
谁知北地寒,冬令冻深结,
冻解而农闲,四时唯二月。
破块促鸦锄,省力驾牛轭;
载土车与筐,两堤筑如铁。
堤筑须远涯,休令土反宅。
切身固凫趋,望宇亦驽竭。
富者授贫餐,老者为壮饁,
佣仆尽驱遣,商贾各津贴。
春雨柔土膏,枯草动活色。
三旬平地中,渐渐成川泽。
惮人岂不怨,疲备反欢悦。
恐乏岁悠资,日久又淤塞,
杨柳种满堤,伐条作金穴,
金水支流开,城壕四围掘。
阖邑无闲民,西人力倍协。
胼胝尔自劳,莫助我心恻。
群讴归我功,贪天讵非窃;
邻壤同心人,源委合疏决。
德星照我前,福曜在我侧,
福泉涌何长,德水流不歇。
善哉徐孺东,一言尾闾泄。
 
和 韵
高继珩①
北方苦炎旱,河源每易竭。
岁久不疏浚,川流半淤塞。
关邑古洨河,平地草其宅。
一朝降霖潦,漫溢国成泽。
鸠工具备锸,输粟谋饷饁。
上游并疏通,下流受宣泄。
德星与福星,同寅恭则协。
大手挽回澜,奔走如救热。
信而后劳民,忘劳民愈悦。
南村筱编竹,西村锹铸铁。
启土牛服轭,溃堤蚁防穴。
培叠成堰岸,深广中绳尺。
俾水归故道,恍如车入辙。
讵止沟洫间,一手足之烈。
我来当首夏,瞬交大暑节。
朝朝雨如绳,穿破油云黑。
意彼下隰田,浸若瓠子决。
晚晴出郊坰;平原多秀色;
灵根土膏滋,大穗嘉谷结。
雨久不妨农,浚川之道得。
假使昧先几,井待临渴掘。
水潦无所归,安能若妥贴?
乃知大智勇,才学识三绝。
凡事预则立,成筭通盘彻。
收效在百年,蒇工已数月。
绩并龚黄高,法讵郑白窃。
愧无少陵笔,吟诗附公侧。
淘河与布谷,林表啼未歇。
 
①高继珩,字寄泉,宝坻(今天津宝坻区)举人,清道光年间栾城训导,后由大名教谕保举知区,补广东博茂场大使。
 
近现代诗词
 
七 律
陈斌①
壮志未酬鬓欲霜,漫将成败论行藏。
茫茫海内谁知己,话到平生感慨长。
 
①陈斌,栾城榆林道人,毕业于栾城乡村师范,后在栾城第二高小任教,30年代初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任中共城厢区支部书记,并兼任党的外围组织栾城区教育促进会主席。中共栾城区委于1934年5月被破坏后,失掉组织关系,后在家病逝。
 
五 律
陈斌
和杨生池先生《长林千里图》题诗
奇笔纵横处,青苍树接天。
云烟何缥缈,林壑尽茫然。
历历心头影,飘飘画里船。
河山依旧好,只是缺东边。
 
回 故 乡
吴占魁①
顶风披雨四十年,鬓毛衰老返故园。
双亲笑语叙安泰,战友欢谈忆烽烟。
喜看家乡除旧貌,欣闻村里创新篇,
春催老骥添元气,驰骋征途志更坚。
 
①吴占魁,原名连世,1926年生于栾城西高村,1949年随军南下;1951年到株洲筹备建市,1953年至1983年任株洲市市长,1983年10月任株洲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全国第六届人大代表,1991年离休。
 
谒眉山三苏祠有感
靳乃铮①
好好②何事犯天颜
魂归故里子留川。
当年几许伤心泪,
却遗三星耀文坛.
岂止巴山蜀水好,
分明灵根祖脉牵。
试看眉山发迹地,
代有英才出人寰。
 
①靳乃铮,又名增福,栾城区南留村人,1929年生,现任内蒙古教育学院副院长、内蒙古教育学会副会长,1980年9月参加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中国大百科全书》教育卷共六个分支的编写计划制定和编辑工作,1991年4月出版主编的《教育学》一书。
②好好,指苏味道。
③三星,指三苏,即苏洵、苏轼、苏辙。
 
山西洪洞大槐树①
靳乃铮
昔闻燕王徙晋民,长索冰刃驱断魂。
血泪迤逦向河北,回首茫然失故村。
巍峨唯见大槐树,卓立明志老租根;
历代相传苍黄事,一木常系万人心,
君不见,而今铁干向空舞②,
犹自吁天保儿孙③。
 
①今栾人祖先大半自山西来。谚云:“要老家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
②大槐树现以枝叶无存,唯老干如铁直指苍穹,似巨手吁天。
③大槐树挂大标语长数丈,上书“佑彼儿孙”。
 

版权所有:石家庄市栾城区人民政府    石家庄市栾城区政府信息中心
电话: 0311-85503973   传真:0311-85503973   冀ICP备13012333号-1